<summary id="ertlfbwvn"></summary>

<li id="aL0QSkIic"><colgroup id="48703"></colgroup></li>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村长
        村长厉声质问二人,大晚上来到别人家是要准备干什么?

         狗二和毛蛋还想狡辩一下,但无奈周围的村民并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李家婶子呸了一下,说,他们两个能干什么,看这样子绝对没有好事。难不成还指望他们大半夜的来给李箐家收拾家里面?别说笑了。

         当即,周围的村民立刻附和。如此话语也引起村民的窃窃私语。

         村长一看,这是引起众怒了。

         便问李箐该拿他们如何。李箐心想,要是说重了,村子里的人难免觉得自己狠,说轻了也达不到惩罚的作用,便说,一切全凭村长爷爷处置。

         村长一听,这是需要自己出头了。当下也没什么推辞的,村长的义务就是处理这些事。能不扯上官府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要是传出去,村里名声受损。这村里未出嫁的姑娘可就会受到影响。

         村长让狗二和毛蛋把李箐家的院子给填好,并且让他们去祠堂跪下求祖宗原谅。给李箐赔礼道歉。此事就算如此揭过了。再有下次,绝不轻绕。

         狗二和毛蛋如此一听,虽然跪祠堂有点重,但是其他的也不是不能接受。当即也不在唧唧歪歪的叫喊了。同意了村长的意见。

         当然,毛蛋还有自己的想法,他挖到了铁盒,以后有机会就可以悄悄来拿。里面一定有好东西,这点事算什么呢?

         此时天已大亮,村长看了看天。便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如此决定了。天也不晚了,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去,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就各自回去吧。

         村民们一听,的确,该干活去了。当即就有人开始离开,有几个婶子还对李箐说,有空带着弟弟妹妹去她家玩。李箐忙答应了下来。余下的张大伯等人看着被折腾的乱七八糟的家。便要动手给李箐收拾。李箐连忙拦住。

         已经麻烦很多了,这点小事就自己来做就好了。狗二和毛蛋也忍着痛给李箐收拾东西。毛蛋装作不经意的走到有铁盒的坑边,把土盖上,并记好位置,等着下次来就把铁盒带走。张大伯等人看着狗二和毛蛋收拾好以后,大家一起出的门。李箐送张大伯等人出去。

         大伯,今天真的是谢谢您们了,要不是你们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张大伯一听,便说道,没事,有事你尽管来我家找我,只要大伯能做主的,大伯一定为你做主。你不用有负担,老太太去世时曾拜托我好好照顾着你们几姊妹,今天这事也是我疏忽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对不起老太太。

         李箐连忙说道,现在大家都没事了。不用这样了。那张大伯,改天我再去看你,今天就先回去理一下家里了。

         张大伯那还有不同意的呢,家里面就给李箐把大的坑和东西收拾了一下,剩下的还有许多小细节需要去整理。当即便说好。

         李箐回家看着这院子里,心里叹了一口气。

         张大伯看着狗二两人,警告他们,说,要是再有下次,打断你们的狗腿。

         狗二两人一听,感觉腿都软了,刚才打他们的时候张大伯可是最狠的一个了。当即答应说不会再去。张大伯一看,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也拿他们没办法。哼了一声,便和几个儿子离开了。

         狗二和毛蛋也一瘸一拐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李箐来到毛蛋刚才填坑的地方。刚刚看着毛蛋的眼神就很不对劲,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不过现在不急,在自家院子里还怕它跑了不成。正准备进去叫宝哥和若儿起床,却看到乾哥儿已经带着他们出来了。

         宝哥看到李箐,便扑上来问道,姐姐,你有没有事情啊?看着这双担忧的眼神,李箐心里还是有点幸福感的。便说,姐姐没有事,今天是乾哥儿去叫张大伯来救我们的哦。乾哥儿是不是很厉害啊?

         宝哥一听,嗯嗯,我哥哥是最厉害的。

         若儿说,我也可以去叫张大伯的,我也可以很厉害。

         乾哥儿一听,说,不知道是谁睡着了就没醒过。叫起来吃饭了还要赖床。

         若儿大声说,不是我,是宝哥,是宝哥。

         宝哥听到若儿说他,便反驳,我哪有,明明是你好不好,你还赖我。

         看着几个小的闹着玩,心里的不愉快也少了几分,当即进了厨房准备做早饭了。今天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干,吃完饭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想想就头疼。

         早饭就馒头,李箐熬了点粥,就这样解决了早饭。收拾好后李箐带着乾哥儿来到坑边,至于两个小的不知道在哪里玩去了。

         找了把锄头,李箐便开始挖了起来。乾哥儿不懂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还是没有问出来。李箐挖了一会儿,便试到锄头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当即把锄头拿了出来,便叫乾哥儿把土刨开,乾哥儿把土移到另一边去,便看见了一个铁盒。乾哥儿看着姐姐说,姐姐,这有一个铁盒,李箐一听,连忙把铁盒拿出来。

         回屋后,李箐把门关好,乾哥儿不明白姐姐为什么这么小心,看着姐姐手上的东西,似乎和这个盒子有关。他曾经就看见奶奶拿着这个东西一直看。但是奶奶从没有打开给他看看。

         李箐把铁盒放在桌子上,看着锁起的铁盒,看了看锁芯,似乎这锁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想了想李箐取来家里开门的所有钥匙。一把一把的试,李箐都快没信心的时候。咔的一声,锁开了。李箐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是乾哥儿说,姐姐,锁开了。你不打开看看么?李箐忙回神一看,还真开了。谁会知道家里大门钥匙就是开这个的,一般宝贝的钥匙不都放在很隐秘的地方么?老太太还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也难怪是从官家出来的了。

         李箐把铁盒打开一看,当下也有点吓到李箐了。里面也没多少东西。但是有点见识的人都会看的出来,这里面的全是好东西啊,但是李箐不可以动它,这在李家传了几代人了,不能就在自己这里断了。里面还有几张通用的银票,这是老太太为李箐几个孩子准备的,就怕他们出了什么问题。老太太用心良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