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八章 癫狂耿炀
    一  “尔等可还是我玄鸟城之左军?”见众左军将士心中萌生退意,岳阳继续大声呵斥,乘机消弭这场即将发生的冲突。

     众左军将士下意识的的后退了一步,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瞬间变淡。使得那本来浑然一体的气息,出现了一条醒目的裂缝。

     耿炀的心不由得彻底沉了下来,此时变成了他和城主岳阳之间无声的对决,目光看向站在奥古斯丁身后的易硕对着前方一声暴呵:“诸位、你们忘了那些倒在血泊之中的袍泽了吗?”

     听到袍泽这两个字,心中的退意瞬间消散,一股死志蔓延开来。

     无数目光齐齐看向易硕,脑海中浮现出倒在血泊之中的袍泽,以及哭泣的袍泽遗孀。让那即将被泄的气势,再次变得浓厚。

     岳阳心中一紧,他虽然是城主,但若是论威望或许高过耿炀。可若是论对左军的掌控,自然弱上不少。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将魔晶炮这件大杀器握在了手中,最少让他们失去了造成不可挽回伤害的机会。

     耿炀看向岳阳对着他询问:“敢问城主,易硕伙同幽族伏击我左军之事,城主打算如何处理”

     “此事本城主和巫商议之后,必会给左军上下一个满意的答复”听到耿炀的询问,岳阳连忙回复。

     耿炀听见回复,将眉头皱了起来:“巫?恐怕到了巫哪里,此事……”

     “左将军”岳阳将音调提了起来,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怒火。

     目光环视众左军将士,岳阳再次将声音提高了一分:“众将士此时还不退去,难道是对本城主有所不满?”

     “不敢”众左军将士听到岳阳这杀气腾腾的话齐声回复。

     耿炀将士手中的利剑死死的捏着,但此时众将士心中已经有了退意,于是只能见好就收:“希望城主能记住这番话,我左军两万英魂都注视着此事”

     “自然不会让左将军失望”。岳阳对着耿炀说着,语气中充满了不可质疑的韵味。绕是他涵养不错,今天的事情也让他泛起了怒火。

     血勇之气已经变淡,耿炀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鱼死网破,顺手将利剑放入剑鞘之中。紧接着不甘的看了一眼易硕,转身环视众左军将士:“传本将军令”

     “将军”就在此时从前方府门急急忙忙跑来一名将领,他双目通红一根根青筋暴起,好似那受伤的猛虎。

     看着快速跑来的将领,岳阳刚刚稍微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一股不详悄然弥漫在此地的每一个角落。

     这压抑的气氛好似一座巨山压在心头,让众人下意识的露出戒备的神色。

     悲凉的气息从那将领的身上浮现,恭恭敬敬从衣袖中拿出一块木牌,上面写着黑骑两个大字。

     “族长阵亡,黑骑部覆灭”那将领对着耿炀语气沉重的说着。

     听到这句话,岳阳猛然一惊,没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须知如今的左军将领,几乎全部都出自于黑骑部,于是下意识的对着奥古斯丁等人脱口而出:“走”

     “走?你们能走到哪里”耿炀伸手将那木牌死死的捏在手中。

     目光看向大门处,对着前方一声暴呵:“来人”

     “在”众左军将士大声回复。

     刀枪出鞘,无数红衣红甲的左军将士鱼贯而入。一道道愤怒的目光,尽皆看向奥古斯丁。

     “我黑骑部在百族战场为我人族抛头颅洒热血,难道你们就是这么报答我黑骑部的吗?”耿炀转身环视,大声说着。

     紧接着目光看向身边前来报信的将领,语气之中夹杂着无边怒火:“谁?是谁覆灭的黑骑部”

     “我黑骑部辖区之内的小石部落”将领对着耿炀回复。

     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详细的说着:“前段时间小石部落祭祀上苍,小石部落之巫降临,不久后便灭了我黑骑部”

     “小石部落之巫?”耿炀的语气逐渐深冷,好似即将爆发的火山。

     难怪、难怪自己一直感觉城主的神情不对,原来是因为这一件事情。

     想到这里内心一片深冷,目光看向奥古斯丁:“小石部落之巫果然是好手段,乘着我黑骑部主力在百族战场便杀鸡儆猴,一举让小石部落晋升为中级部落”

     “只是不知小石部落之巫,是否能想到今日?”耿炀双目中的杀意不加掩饰的蔓延开来。

     话音未落,不等奥古斯丁开口,便一字一顿的说着:“血仇必须用血来偿还”

     “众将士听令”耿炀大声暴呵。

     众左军将士神情一正,齐齐往前走了一步,一股肃杀之气如同旋风般快速充斥在每一个角落。

     岳阳连忙阻止:“且慢、此事……”

     “灭族之仇,城主也要阻拦吗?”耿炀的语气低沉而又有着一股绝强的力道,宛如一头受伤的雄狮,直接打断了岳阳的话。

     嘴唇动了动,岳阳只能发出一声叹息。哪怕身为城主也不能阻拦,耿炀以灭族之仇的名义报复小石部落。

     见岳阳没有出声,耿炀直视奥古斯丁,用尽全身力气吐出一个字:“杀”

     “杀”站在耿炀身后的众将领齐声暴呵。此时新仇旧恨尽皆涌上心头,哪怕心中有着千言万语也不敌这个杀字。

     刚刚从外面涌来的左军将士几乎全部都出生于黑骑部,听着这个杀字目光齐齐看向奥古斯丁,异口同声同时发出一声暴呵。双目几乎被仇恨完全遮蔽:“杀”

     锵锵锵……

     无数拔剑之声响起,众左军将士在将领们的带领下往奥古斯丁杀去。

     地上的杂草在众左军将士的踩踏下倒在了地上,一阵风吹来使得此地的杀伐之气更加浓厚了几分。

     看着无数手持利剑以及长枪的左军将士杀来,岳阳带着身边的侍卫悄然往一旁退去,做出最合乎恰当的反应。反倒是易天、易硕两人却站在了奥古斯丁的身后,让死死盯着此地的耿炀双目中闪过一丝异色。

     但又奥古斯丁和易硕两人的脸,不由得浮现出尸山血海的场景,仅存的一丝理智迅速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狠狠一跺脚,拔出利剑便率领身后的亲兵对着他们扑了过去,誓要将他们一举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