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五章 易硕被俘
    踏踏踏……

     密集的脚步声在竹林之中响起,无数火把宛如一条火焰长龙。

     一名名幽族将士持枪佩剑,跟着幽影杀气腾腾的直逼前方的茅草屋。

     “幽笑”一声大喝响彻这夜间的竹林,幽影一马当先出现在屋外。

     看着外面那炙热的火焰,坐在茅草屋中的幽笑等人顿时一惊,双目中泛起错愕的神色。

     “怎么来的如此之快?难道你们的行踪在入城的时候就暴露了吗?”幽笑看向易硕对着他们询问。

     易天、易硕以及奥古斯丁三人互望一眼都露出疑惑的神色,对着幽笑同时摇了一下头。

     见三人的神情,幽笑狠狠一咬牙,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们先坐在这里,我去打探一下他们的来意”幽笑对着易天等人快速说着。

     紧接着起身,往茅草屋外走去。

     看着幽笑的背影,奥古斯丁的脑海中响起贾长胜的话:“你们已经暴露,现在还是想想怎么逃出去为好”

     “暴露?”奥古斯丁在心中对着贾长胜询问。

     贾长胜仔细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入城之后,就已经被感知到了”

     “感知?”奥古斯丁在心中重复了一遍,随后陷入到沉思之中。

     门被打开,幽笑缓缓走向骑在战马上的幽影,目光环视站在四周神情肃穆的幽族将士。心虽然是悬着在,可脸上却没有半点惧意,反倒露出不悦的神情:“幽影将军半夜率领军队前来,所为何事?”

     “奉大王旨意,前来抓捕易硕”幽影对着幽笑大声说着,语气中杀气腾腾。

     幽笑突然笑了起来:“幽影将军想要抓捕易硕,大可去人族。何必在半夜三更,以此为借口率兵包围在下的住处”

     “还是说着这二十年在下隐居不问世事,便成了那软弱可欺之人”幽笑的话中带着隐隐约约的威胁之意,双目死死的盯着幽影。

     看着幽笑的目光,幽影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前不久大祭司告知大王,易硕此人狼子野心已经在你幽笑的府中。故此大王下旨,遣本将前来捉拿”

     “幽笑、你若是阻拦,恐怕还不够资格”幽影对着幽笑说着,语气森冷的可怕。

     紧接着不等幽笑出声,便对着前方一声大喝:“来人”

     “在”身后跟着的众将士齐齐上前一步,对着骑在战马之上的幽影大声回复着。

     幽影对着身后众将士吩咐:“进屋收查易硕”

     “是”众幽族将士齐声暴呵,同时迈开脚步如同潮水一般往前方的茅草屋内涌去。

     幽笑一个箭步堵在了门口,双目怒视众将士:“此乃我幽笑的隐居之所,尔等谁敢越雷池一步”

     看着拦在门前的幽笑,众幽族将士想到他的身份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幽笑、你切莫自误”幽影对着幽笑大声说着,双目中怒意泛起。

     幽笑的目光逐渐变冷:“自误?”

     “幽影将军无端收查我幽笑的隐居之地,若此事传到神庙,只怕自误的会是将军吧”幽笑对着幽影硬顶。

     锵

     拔剑之声响起,幽影抽出腰间的佩剑指向幽笑,气氛瞬间变得压抑起来。

     “此乃大王旨意,同时也是大祭司之命。幽笑事到如今你还要护着易硕吗?难道你忘了二十年前幽都之中的二十余万亡魂”幽影用剑指向幽笑,对着他大声怒斥。

     幽笑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之中满是凄凉:“幽影、你代表不了二十余万亡魂”

     “况且这件事情疑点重重,又怎么能将所有的罪过全部算在易硕的身上”幽笑对着幽影一字一顿的说着。

     幽影没由来的想到前往幽牢见幽倩的那一幕,心中的怒火瞬间暴涨:“冥顽不灵”

     “搜”幽影对着众幽族将士冷冷的吐出这一个字。

     听到这个搜字,众幽族将士立即放下心中的担忧,同时迈开脚步往茅草屋的方向大步疾驰。

     坐在茅草屋内的奥古斯丁等人将外面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双目中满是担忧。

     易硕的手下意识的捏成了拳头,不假思索的就要起身往外面走去。

     见易硕起身,易天一把将他拉住:“不可”

     “贸然前来幽都是我考虑不周,此时既然已经深陷绝境,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一个人去面对”易硕对着易天小声说着。

     目光看向奥古斯丁,最后又重新回到易天的身上:“有巫者相伴,你必能逃出去”

     “幽笑为我丢过一次命,我不能在让他丢第二次命,况且这一次还有你们”易硕语气坚定的说着。

     奥古斯丁嘴唇动了动,还最终还是没有出声。此次幽族将领带兵前来,必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如果自己贸然出手由暗转明,恐怕就会在此地丧命。

     见奥古斯丁的神情变化,易硕开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的暴呵之声,于是连忙往茅草屋外走去。

     “兄……”易天连忙对着易硕大喊。

     话音还未完全喊出口,便见奥古斯丁对着他摇了摇头,对着他小声劝解:“只要人在总有办法的”

     “可是”易天对着奥古斯丁说着,脑海中快速分析利弊,最终只能顿然的重新坐了下来。

     易硕的身影出现在幽笑的身后,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发出一声轻笑好似自己并不是身处于危险之中一般:“幽影许久不见,这二十年来过的可还安好”

     “易硕”幽影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但随后好似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有些暗淡。本以为见到此人的时候会忍不住将其乱剑刺死,但真正见到的时候却泛起了一丝疼痛。不知这疼痛来至何处,也许是幽倩也许是他自己。

     幽笑听到身后的声音大惊失色:“易硕你……”

     “没用的、其实这二十年来,我已经对今天的场景想过了无数次。只是却没想到,连累了你幽笑。况且若是能被关在幽牢之中,和倩女见上一面,哪怕身死也已然无憾”易硕的心中超乎寻常般的冷静。

     幽影直视易硕,冷声冷语的说着,可心中却五味俱全:“想要见长公主只怕是痴心妄想”

     “来人、将此人押送王宫听候大王处置”幽影对着众幽族将士吩咐。

     众幽族将士齐声领命:“是”

     话音一落,幽影深深的看了一眼茅草屋,将手中的利剑归鞘转身离去。

     感受到这一束目光,身在戒指之中的贾长胜皱起了眉头。这是来至于冥皇的挑衅吗?如此火急火燎的将变数赶走,看来这冥皇的谋划有些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