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尘埃落定
    一道身影在前方若隐若现,目光注视着正在激烈交战的双方,随后一拉缰绳往后面疾驰而去。

     “启禀审判长,弗朗西斯男爵以及艾尔郡见习战士都已落入下风,即将大败“。那名疾驰而来的见习审判骑士对着艾伯塔大声说着。

     艾伯塔带着身后十九名见习审判骑士一言不发,好似正在默默的盘算着什么。

     那名见习审判骑士见艾伯塔的神情,再次一礼,然后缓缓归队。

     半晌之后艾伯塔双目直视前方,身后将背后的重剑抽了出来:“是时候向吾主献身了“。

     “杀“。艾伯塔对着前方一声暴呵,紧接着重重一拍马背往前方疾驰而去。

     二十名见习审判骑士将心一沉,连忙催促战马跟着艾伯塔往前方扑去。

     “踏、踏、踏……“。

     震天的马蹄声从弗朗西斯的后方传来,瞬间便盖过了此地的喊杀声。

     淡淡的斗气环绕,见习战士的身份显露无疑。

     听着这马蹄声,双方下意识的往后面看了一下,然后便再次厮杀了起来。

     安奈林的心中泛起一丝不详,这股不速之客究竟是谁,他们的到来到底是站在那一边的。

     目光看向弗朗西斯,双目中泛起恨意,这是他的伏兵吗?这个该死的本不应该出生的人。

     卡尔看着自己这一方逐渐溃败,连忙振臂高呼:“援兵、这是我们艾尔郡的援兵“。

     “杀“。卡尔对着前方大吼。

     听到援兵两个字,弗朗西斯一方士气大振,特别是艾尔郡潜伏到这里见习战士们。于是下意识的齐声高呼:“杀“。

     “杀“。艾伯塔带着二十名见习审判骑士大声暴呵。

     好似一柄锋利的重剑,轻易间就将此地冲了一个对穿。

     艾伯塔看着在后方被众多卫兵以及见习战士团团护卫着的安奈林,心念一动将全身的斗气都集中在重剑之上。

     伸手重重的一拍马背,整个人腾空而起,对着安奈林便挥了过去。

     安奈林看着从天而降的艾伯塔,来不及反应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战马一声嘶鸣,随即往前方一跃,正好将即将落地的艾伯塔接在了马背上。

     艾伯塔手提安奈林的头颅,对着四方暴呵:“住手“。

     正在交战的双方尽皆一愣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齐齐看了过去,随后不由得一呆,顿时木若呆鸡。

     “子爵“。一声惊呼从子爵府的卫兵口中发出。

     霎时间忠于安奈林一方的百余人士气大跌,一个个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

     听见子爵两个字艾伯塔心中大定,他刚刚只是看见此人被严密保护,故此才推测出这是一个重要人物。却不想自己居然将安奈林斩于剑下,当真是美妙至极。

     弗朗西斯立即反应了过来,对着安奈林一方士兵大吼:“降者不杀“。

     惶恐不安的百余名士兵突然听见这句话,下意识的便将手中的兵器丢到地上,一时之间兵器落地之声不绝于耳。

     看着丢弃兵器的众士兵,弗朗西斯等人那紧绷着的弦稍微松了几分。可卡尔等人,却暗自死死的盯着弗朗西斯。

     一股血腥之气迎面扑来,方才没有留意到的情形逐一浮现。

     只见地上尸横遍野,双方见习战士合计倒下了六十人,卫兵方面更是倒下了一百余人。其中大部分是属于自己这一方的。

     弗朗西斯心中升起了一丝悲凉,同时也升起了一丝庆幸。幸亏这股意想不到的援兵一举斩杀了安奈林,要不然现在倒在地上的也必将是自己。

     约拿和巴顿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效忠弗朗西斯男爵的十名见习战士身亡,卫兵更是伤亡大半,活着的不过四十人。

     至于艾尔郡方面四十名见习战士死亡三十人,剩下的十人身上也有着大小不一的伤口。

     反观效忠安奈林男爵的卫兵,却还有七十人以及三十名见习战士。其中二十名重伤,轻伤十名。

     一丝疲倦浮现于脸上,众人险些跌落于地。

     卡尔站直了身子,对着弗朗西斯催促:“男爵是时候传令,让守城的士兵大开城门了“。

     “大开城门“。弗朗西斯双目中泛起一丝犹豫的目光,但见双方实力对比,又见杀气腾腾的艾伯塔等人下意识的在心中打了一个哆嗦。

     卡尔见弗朗西斯没有立即回复,不由得将心一沉:“男爵难道不想打开城门?“。

     还未战死的十名艾尔郡见习战士一个个露出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弗朗西斯。他们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价,可不是专门为他弗朗西斯卖命的。

     艾伯塔以及二十名见习审判骑士也看向弗朗西斯,警告以及杀意的气息瞬间蔓延开来。

     筋疲力尽的众卫兵以及刚刚投降的三十名身上带伤的见习战士同时看向弗朗西斯。就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等人是敌不过这些艾尔郡的见习战士。但这里毕竟是西格堡,四方城门还有七百士兵以及二十名没有参与此次大战的见习战士,足以将他们就地斩杀。

     只不过自己等人是否能坚持到援兵赶来,也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传本男爵的命令,让他们大开西门,迎接即将到来的查理将军“。弗朗西斯缓缓说着,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他知道从做出一个决定开始,他的命运就不在属于自己。

     卡尔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开一个城门怎么能显示西格堡的诚意,不如把东西两座城门同时打开,然后率领所有的士兵前往西门外恭迎“。

     听着卡尔的这句话,一股欺辱之感同时在众西格堡士兵以及见习战士的心中升起。西格堡依山而建,总共就只有东西两座城门,如今将这两座城门打开堪称奇耻大辱。

     弗朗西斯将手下意识的捏紧了几分,但随后却只能徒然的将手松开。且不说艾尔郡的查理将军即将赶到,就单说眼前的卡尔以及这虎视眈眈的三十人,就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反抗的。

     “按照卡尔大人的意思去办,打开东西两座城门,所有的士兵全部遣往西门外恭迎查理将军“。弗朗西斯对着身边的人缓缓吩咐着。

     约拿和巴迪等人同时对着弗朗西斯一声大吼,双目泛红滴下泪水:“男爵……“。

     “这是命令“。弗朗西斯闭上了双眼,任由泪水从眼角划过。

     约拿和巴迪带着众人对着弗朗西斯躬身一礼。哪怕是铁血的汉子,在刚刚交战之时将生死抛之脑后,此时也泛起了哽咽之声。这里是西格堡,是他们生长的地方,可从今往后这里不再属于他们。

     一丝伤感瞬间弥漫开来,弗朗西斯不敢睁开双眼,害怕自己柔弱的一面暴露出来。于是用那颤抖的声音,缓缓说着:“去办吧“。

     “遵命“。约拿和巴迪等人对着弗朗西斯说着,声音中既无奈也悲凉。现在除了遵守命令之外,自己又能做点什么。

     艾伯塔感受着这股悲凉的气息不由得一阵沉默,如果说幸福伴随着阵痛,那就让我们审判骑士来承担这些罪孽。时间会证明,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后让你们过上更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