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归顺光明教会
    卡尔露出玩味的笑意,对着艾伯塔说着:“审判长放了他们吧“。

     “放了他们?“。艾伯塔不由得一愣,安德烈以及众人的目光同时看了过来。

     卡尔嘴角的笑意更加浓厚了几分:“我想阿道夫子爵会很期待将他们活剐的场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满足他们“。

     “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更加明白,阿道夫子爵大人的手段“。卡尔放声大笑,心中痛快无比。别看自己对这些人一忍再忍,那完全是因为教宗手中没有专业的收集情报自然。而这些正好是光明教会,真正欠缺的人才。至于收服他们,作为他们曾经的上官,也只是在举手只见而已。

     十名艾尔郡见习战士脸色大变,随后好似失去了力气一般,双目中泛起无神的光芒。

     “最后问你们一遍,臣服还是离去,你们自己选择“。卡尔收起笑容对着这十人说着。

     十名艾尔郡见习战士将手死死的捏紧,随后徒然的松开,半晌之后好似用尽了全是的力气无奈的说着:“愿永远效忠卡尔大人“。

     “不、你们应该效忠吾主,我们都是在吾主的指引之下传遍吾主以及诸神的荣光“。卡尔对着十名艾尔郡的见习战士说着。

     然后将话锋一转:“你们现在不用急着知道你们心中的疑惑,以后的日子还长,你们会明白的“。

     “去吧,将那些人全部召集起来,我不想看到你们偷懒耍滑“。卡尔对着十名艾尔郡见习战士说着。

     艾伯塔以及二十名见习审判骑士将手中的重剑收回,缓缓走向卡尔。

     十名艾尔郡见习战士爬了起来,对着卡尔躬身一礼,灰头土脸的转身离去。

     “卡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安德烈见这十人离去,对着卡尔询问着。

     卡尔的嘴角泛起笑意:“等会查理将军有可能要来,你们不认为这样的事情很美妙吗?“。

     “美妙?“。安德烈一愣好像想到了什么,看向弗朗西斯以及数百名西格堡士兵突然泛起浓厚的笑意。

     弗朗西斯等人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露出苦笑。美妙的事情,难道卡尔还想在坑一把查理。但愿这股势力十分强大,能抗衡艾尔郡和科奇郡,要不然自己就是西格堡的罪人。

     看着卡尔脸上的笑意,安德烈和艾伯塔两人在心中一声感慨。在情报方面不得不佩服卡尔,如果将位置调换,或许自己的也会很惨吧。看来对付这样的敌人,只能让卡尔上,要不然就算空有实力也会被人在后面算计死。

     感受着两人的目光,卡尔再次升起了一丝熟悉的感觉,特别是在加上也夜幕之下的火光。好像两道身影正在隐隐约约的重叠,于是一丝疑虑再次从心底升起。当初打自己的大两个看似憨厚的凶狠大汉到底是谁。

     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安德烈和艾伯塔两人突然升起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西格堡传来:“见过教宗、智者“。

     “见过教宗、智者“。城墙上的众见习圣骑士大声暴呵。

     守在西门的众见习圣骑士看着缓缓而来的身影也大喝着:“见过教宗、智者“。

     声音如同潮水一般,一浪盖过一浪。

     城门火光之下显现出一群人的声音,保罗手持权杖身穿洁白长袍,带着贾长胜、珍妮以及三十名牧师缓缓走来。

     见少年模样的保罗以及少女模样的数十名牧师,弗朗西斯等人不由得一愣。

     安德烈、艾伯塔、卡尔以及二十见习审判骑士尽皆露出虔诚的目光:“教宗、智者“。

     “拜见教宗“。弗朗西斯此时反应了过来,立即对着保罗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

     西格堡四百名士兵以及五十名见习战士同时紧随其后也跪了下去,哪怕在不心甘情愿,此时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拜见教宗“。

     “弗朗西斯男爵今后,你会为你此时的决定感觉到自豪“。保罗见西格堡士兵在弗朗西斯的带领下跪倒了一片满意的说着。

     贾长胜深深的看了一眼弗朗西斯,这个人能屈能伸是一个能成大事的人物。让保罗弄弄教会或许是得心应手,可处里政务训练军队方面却是专业不对口。

     至于弗朗西斯日后会不会反抗,贾长胜也只能对这个问题表达一下心中的怜悯。以光明教会发展的速度而言,现在的虚弱期都打不过,更何况以后。

     况且能左右心灵和思想,那才是世上最厉害的手段。

     保罗环视众人,随后缓缓说着:“让神的归于神,让世俗的归于世俗,我们只是传播吾主光明至尊主神以及诸神荣光的使者。我们不会插手西格堡的具体政务,只要你们信仰吾主即可“。

     “信仰吾主?“。弗朗西斯一惊,紧接着便是狂喜。不插手西格堡的具体事务,那岂不是说……。

     想到这里弗朗西斯的呼吸便的急促了几分。

     保罗看着弗朗西斯的神情变化,脸上泛起浓厚的笑意。这样认为也好,最少能让你们踏踏实实干活。

     于是稍微一顿,将语气便的严厉了几分:“但是你们必须明白,神高于云端神国之中,神的旨意也大于世俗“。

     “所以一旦你们和神的意志相违背,那么必将承受最为严厉的处罚“。保罗对着弗朗西斯以及一众西格堡士兵说着。

     如今有了念想,弗朗西斯哪里还敢提什么要求,连忙对着保罗再次一拜:“遵教宗之令“。

     “教宗、既然他们已经臣服于吾主的神辉之下,是否给予他们治疗“。珍妮见其中三十名见习战士身上有着或多或少的伤口以及不少的伤兵,于是对着保罗缓缓说着。

     如今已经形成了压倒式的优势,于是保罗点头:“有劳珍妮团长“。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珍妮对着保罗回复,然后带着三十名牧师缓缓走向前方。

     一道柔和的光芒蔓延开来,在这漆黑的夜晚之中,让人感觉到一阵温暖。

     光芒滋润着伤口,一股舒痒的感觉泛起,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

     无数道惊呼接二连三的响起,三十名牧师以及珍妮霎时间被一股圣洁的气息包围。

     莫名的情绪在心中诞生,脸上的悲伤、不甘以及愤怒尽皆化为祥和。

     感受着此地气氛的变化,贾长胜暗自点了一下头,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举动居然能收到这样的奇效,倒是让人惊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