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难民
    半位面内,贾长胜身上的衣服化为粗麻衣,感受着身体中停滞的力量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稍微揉了揉脑袋,四处观望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此地是一片平原,道路两旁绿意葱葱,一颗颗古树顺着风摇摆着。不知名的芬芳迎面扑来,到让人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若是不去想位面最上方,那些每时每刻都在诞生的裂痕。不去想位面之外无尽的混沌,或许这里也是方十分美好的世界。安安逸逸的做祖神,舒舒服服的过这自家的小日子。

     “踏、踏、踏……“。

     清脆的马蹄声在此地响起,随后便是一名骑士不停的挥动着马鞭疾驰而来。

     “散开、散开……“。骑士急促的声音在前方炸响。

     贾长胜从胡思乱想之中反应了过来,目光顺着骑士前行的方向转身看去顿时一惊,将方才的那番想法尽数推翻。

     只见身后是那如汪洋一般的流民,一个个携老扶幼的往前方跋涉,好似正在躲避着什么。

     骑士见前方的流民并未让开道路,心里顿生怒火,手中的马鞭对着天空之上挥了起来。

     “啪“。

     鞭子在空中甩起一道清脆的响声,瞬间蔓延开来。

     “挡路者,尽数杀之“。骑士见前方那黑压压的人影,心中的怒火再次加大了几分。

     随即将心一横,双目中毫不掩饰的泛起一丝杀机,挥动着马鞭再次加快了速度。

     前方无数难民见状心中一惊,顿时乱成一团,不仅没有让开道路反倒将这条路堵的严严实实。

     骑士连人带马快速冲来,尽让人生出了一种不可抵挡之感。

     战马一声嘶鸣,重重的撞向最前方一名蓬头垢面的难民。

     眼见惨祸就要发生,贾长胜心中一紧,想要动用神力相救,却发现自己此时只是一个凡人。于是迈开脚步,转身往身后跑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战马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眼见那名难民就要被摔倒的战马砸到之时,贾长胜终身一跃,将那人扑向一旁。

     骑士摔落余地,瞬间懵了。

     “保罗、你没事吧“。一道焦急的声音从身后的,紧接着走出一名胡子拉碴的壮汉,手上拿着一张硬弓,却没有发现箭矢。

     那名被贾长胜扑倒的难民慌忙站了起来,对着来人大喊了一声:“安德烈叔叔,我没事“。

     贾长胜看去,才发现这位名叫保罗的少年不过十八岁,双目清澈如水。虽然蓬头垢面,但还是难以一股圣洁的气息。在这股气质之下,能让陌生人对其下意识的生出好感。

     感受着这股气质,贾长胜较有兴致的打量着自己来的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名普通人。当然那两名核弹头不算,早已被他给忽略了。毕竟不管怎么算,那两位都和普通人扯不上关系。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安德烈大舒一口气,语气也轻松了几分。

     说完好像感觉有些不放心,继续对着保罗叮嘱着:“我们全村逃难,大部分乡邻已经走散,你可不能在这里胡乱的独自前行。如果不小心失去了你的踪迹,你让叔叔我以后怎么向你父母交代“。

     “大胆、尔等难民居然敢袭击战马“。骑士站了起来,粗鲁的打断了这番对话。双目中泛起怒火,杀气不加掩饰的蔓延开来。在加上他身上的盔甲,宛如一名深渊中的死神。

     清脆的拔剑之声响起,骑士将剑指向安德烈:“是你、是你射的战马“。

     贾长胜连忙看向那片倒地的战马,这才发现战马的身体上却是插着一支箭矢,鲜血止不住的往外冒着。

     “伤战马者、死“。骑士说完对着安德烈便将手中的长剑挥了过去。

     安德烈往后退了一步,长剑落空。提起一只脚,便踢了过去。

     “哐当“。

     骑士手中的长剑掉落余地,双目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安德烈不等骑士反应过来,对着骑士重重的挥了一拳。

     骑士受到重击随即倒地,捂着胸口久久难以站起。

     见到这一幕无数难民纷纷往后退了几步,唯恐惹祸上身,一个个露出惊恐的目光。

     贾长胜的心中升起一个又一个疑惑,但由于此时不是寻根问底的时候于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踏、踏、踏……“。

     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数十骑看向前方蹲在地上捂胸的骑士心中一惊,慌忙翻身下马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队长“。数十名骑兵齐声暴呵。

     保罗的脸上瞬间惨白,双目中泛起一丝惊恐。

     骑兵队长捂着胸口,对着数十名骑兵吩咐:“将手持硬弓的人拿下“。

     “遵命“。数十名骑兵看向安德烈,双目泛起凶狠的目光,随后快速的围了上来。

     难民之中再次一阵慌乱,几名饥黄面廋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想要相帮却又不知应该怎么帮好。毕竟这可是正规军的骑士,他们又怎么敢得罪。

     数十名骑兵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想要上前相帮的难民,随后齐齐看向安德烈,语气不容置疑:“和我们走一趟“。

     “你们这些只会鱼肉我们百姓的匪徒,又有什么资格逮捕我“。安德烈嘴角泛起一丝讥笑,刚刚的事情孰是孰非,众人皆心知肚明。

     数十名骑兵立即将腰间的佩剑拔了出来,用剑尖指向安德烈:“有什么资格?这就是资格“。

     “呸“。安德烈对着他们重重的吐了口唾沫,有天灾、人祸之时这些人跑的比兔子还快,风头一过便回来欺压百姓。说是子爵手下的正规骑士,但熟知他们敌袭的人都知道,无非是换了一张衣服的匪徒而已。

     贾长胜并没有强行上前阻拦,虽说自己是祖神,但在这里一生实力无法动用。在加之此时的他对着一切都十分好奇,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清楚,强行插手只会让好事情变成坏事情。

     毕竟身为祖神的自己,如果遇见每遇见一次这样的事情都要插手,那这偌大的半位面岂不是要把自己累的脱虚。